啊目

p2.

『那人約二十來歲,身量頗高,瘦骨嶙峋,穿著一身灰撲撲的破舊長衫,皮色黃黑,兩腮凹著,眉頭皺著,一雙餓鷲般的眼緊瞅著蘭大人的家門口。』

原文這麼描述,所以我自己覺得繪師的張屏還是過於公子氣了,咱屏屏是道觀養大,打滾過市井的孩紙,吃面都捨不得擱蛋,還吃不起肉的孩子阿!
別人形容屏屏,是用『山野鄉土氣』的,真不仙的XDDDD

而且屏屏20了,該束冠了吧!
放髮實在太不是我心底阿屏的路線了~~
不過憑藉我對屏屏的愛,這點小事沒問題喇~~~

雖然繪師筆下的人物風格無法符合每個讀者心中對張公案的想像,但我依然很開心這部作品能漫畫化,並吸引更多的人來接觸張公案這麼好的作品還有作者大風,小粉絲如我相當樂見其成!

張公案同人/蘭屏

不知道能不能發,就試試
不能再試試發圖片

蘭玨x張屏

蘭玨向前伸手摟住了張屏,手掌摸上那人髖骨時一邊掂著量,心想眼前的人貌似又瘦了些。此時張屏垂了眼,默默地掙了一下。

『作什麼?』蘭玨冷冷抬了兩眼手勁倒是有增無減。

張屏聞言又眨眨眼皮,略感困擾道:『大人,學生趕路幾日,剛入京城,尚未來得及洗漱,身上難免……』

不待張屏說完,蘭玨徑直往張屏身著的那身七品官服嗅去,半臉都埋了進去,弄得張屏僵了身子,平素斷案如神的腦子此刻全成了一團漿糊,話真是說不下去。

『我還道什麼味兒呢。』蘭玨吸了兩口,微蹙眉頭,很受不了似的表情,卻偏偏死活不肯鬆開,手裡又將張屏緊了兩分。

想起前些日子兩人誤打誤撞做了那事,張屏到現在還是不大習慣。他自小於鄉野道觀長大,不是忙著挨餓就是栽進書堆中啃字,到了廿餘歲都未曾接觸過溫香軟玉、雲雨韻事。那晚倒在蘭大人榻上,鼻間全是蘭大人身上淡雅的衣袍熏香,腦子都茫茫然起來,糊裡糊塗跟蘭大人就榻推擠起來,隔日渾身都是汗水和淡淡香氣,洗沐後都還能在自己身上嗅到一星半點蘭玨的氣味。

張屏實在覺得自己在這事上過於生澀,怕是讓蘭玨笑話了,實在無地自容,便早早在蘭府灶房內做了碗麵給蘭玨致歉後迅速抹腳溜了。

當然張屏並不曉得等蘭玨看見那碗麵和下人轉達的話後,哭笑不得心忖:『張屏這廝,弄這茬倒像是他將我白嫖似的。』

此後蘭玨雖然表面上仍是舉止從容,但彼此私下獨處時總難免像現下這般靠得……略近了些。

張屏想清清嗓子,卻發現後頭哽了塊糖似黏糊糊的:『大人…』

『爹爹!』蘭徽的聲音遠遠傳了過來,很快就推開了門,一臉興奮:『聽說張先生來了……張先生原來在這!』

房中兩人早在被人破門前就急急分開,一個站著揖禮,一個坐著輕咳兩聲,裝著板起臉色:『徽兒,不可無禮。爹教你的規矩都忘了嗎?』

蘭徽被自家爹爹訓話,頓時慫了腦袋:『是,爹。是徽兒做錯了。』一邊偷偷朝張屏瞄去兩眼,見那人站在一側打了招呼,耳根不知為何還紅通通的。無論張先生還是爹爹,倆人看起來都怪怪的!

『爹和張先生還有話要談,你晚些再找張先生吧。』說著說著眼神還往張屏飄去,閃爍著似乎打著什麼主意:『約莫今晚張先生也要住下來了。』

待蘭玨將自己兒子打發回去又吩咐了管事的凈空門院後,張屏才又開口,語氣仍舊平板板的:『謝大人安排,但學生今晚有驛館住…』

話還沒說完,就被蘭玨全部咬進嘴裡。

蘭玨牽起張屏的手,速速在門上落鎖,又速速將人推到榻上,捉住張屏肩膀猛烈啃了起來。

張屏有了官職後,想來是領了薪俸終於能吃得像樣些,抱起來雖還是一把骨頭,臉色卻好很多,不復初見時那般黑黃。

張屏的青色官袍被蘭玨三下五除二剝個精光,露出赤裸的肌理,蘭玨立刻摸了上去,親個沒完沒了。也不在意張屏身上塵土帶汗水的氣味,舔上去時還嚐到對方身上的微鹹,引來張屏推拒:『大、大人。學生真的還沒洗沐,大人萬萬不要這樣……碰。』

張屏說著還頓了頓,十分為難的選了一個不那麼曖昧的詞兒。

蘭玨箭在弦上不得不發,斷是沒理會,看了張屏一會兒,索性在張屏頸窩埋頭吸了一口,手裡也沒閒地幹活:『……我且將就吧。』

禮部侍郎的書房一時溢滿春色。

張屏有些不習慣身體那處承納蘭玨的異樣感,眼角泛水,斷續粗喘:『大、大人……』

蘭玨覺得在張屏體內,自己又退化成十七八歲的那名衝動少年,惡狠狠咬了張屏肩肉。

『閉嘴。』

蘭玨埋在那新科試子入朝的後進身子裡,迷迷糊糊叨念自己:多大的人了,竟還似當初那個沒磨圓的礫石,衝動、魯莽、管不住自己的情。

唉。

End

嘿嘿大家都站屏蘭,就我覺得屏受也特別好吃///

【哥紅】19天/賀天的哥哥x紅毛




我就試著發發




開車吃肉,
圖片點開即可看文~

【霧裡花】瑯琊榜同人/靖蘇

【霧裡花】瑯琊榜同人/靖蘇





--- 景琰景琰 !
     瞧 !  剛從你府裡折的 !


--- 你說甚麼 !
     那是好不容易植來的 ! 你... !


--- 咱倆好兄弟,你的就是我的啊 !


--- ........。



蕭景琰又好氣又好笑,扳著一張臉,裝不了多久,看著林殊嘻笑的臉,又馬上忍不住跟著笑起來。眼前林殊豪爽扯開大大的笑容,眼睛笑的彎彎,炯炯有神的盯著景琰,道:

「謝了,景琰。你為我從山郊帶回來種的滿園子紅梅我收到了 !」

「真美。我真喜歡。」

眼前濃霧漸漸瀰漫,小殊的身影變的朦朧不清。景琰下意識想追上去,卻發現自己雙腳如陷泥淖般動彈不得,便緊張喊著 :「小殊別走!」

林殊的影子已消失在一片又一片層疊的迷霧,只依稀在遠處傳來他縹緲難尋的嘻笑聲 :

「謝謝。真的謝謝你,景琰。」

***

「小殊 !」蕭景琰猛然睜開雙眼,渾身冷汗。盯著上方懸樑處好一會兒。才漸漸收神;左右看了看,才發現自己在蘇宅,正睡著梅長蘇的暖榻。

這下蕭景琰倒不好意思了。大雪夜的來訪已是打擾,竟還夜談至不知不覺的睡著,還占了體弱的蘇宅主人的床榻,內心十分過意不去。

剛起身要下床,便看見來蘇宅議事常用的那方軟榻上,一團以白衾狐裘裹的嚴實的梅長蘇手中持著一束點點開紅的梅枝,正饒有興致的轉動賞玩,神情清逸恬淡,卻比平日淡然的樣子多了愉悅的表情。飛流正側頭趴在梅長蘇的膝上,大眼骨碌碌地盯著梅長蘇,梅長蘇一下下輕撫飛流的頭髮,溫聲道 : 「又是靖王府折來的?」

飛流笑著用力點頭,得意的不得了。他知道蘇哥哥喜歡梅花,便時不時就飛去靖王府帶來最漂亮的給他的蘇哥哥。靖王府的梅花最漂亮,蘇哥哥最喜歡!

「謝謝你喔,飛流。」讚賞的輕拍兩下飛流的頭,梅長蘇隨後接著說 : 「你看水牛雖然平時那樣嚴肅固執,但其實是個溫柔的人呢。瞧,竟能栽出滿園子此般好梅。」

飛流乖巧趴著聆聽,並不回話,梅長蘇也自顧自地開口,這便是兩人間不約而就的默契。飛流愛聽他的蘇哥哥說話,每當只有他們二人時,梅長蘇都會放鬆身子,用沉穩悠長的語調,一句句,一句句輕巧說出心裡話。

「水牛府裡的紅梅,真美。蘇哥哥真喜歡。」

梅長蘇湊近梅枝,幽香撲鼻而來,心中一動,倒有些情緒沒能忍住。他低下頭,伸出手又緩緩地輕撫睡著的飛流,寵溺道 : 「謝謝飛流。」,然後輕輕地,吻了手中數點艷紅的那束梅枝,用輕如鴻毛,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 :

「謝謝你,景琰。」

最後一句話說得極其輕巧,蕭景琰雖沒聽得清楚,卻瞬間想起了剛剛那個殘留小殊餘溫的夢,心中不免堵塞起來,酸楚滿盈,只能任眼角噙著淚,暗自哽咽著在後方將梅長蘇珍惜輕啄那束梅枝的樣子收進心裡。



20151025


休息時畫起了小殊,畫一畫突然小殊跟景琰的對話一一砸進腦海,一句又一句,一幕又一幕,於是趕緊在旁邊記下來,然後整理成這個短篇XD

小殊的戰甲我畫錯了 ! 畫成景琰的XD

憑印象去畫,居然不小心讓他直接穿上男友戰甲,真是好不害臊RRRRR